守得云开见月明
渝怀铁路复线新郁山隧道贯通记
来源:党委宣传部  作者:陈福得  时间:2019-08-20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“通了!通了!终于通了!”8月19日凌晨4时35分,在新郁山隧道出口方向3148米的位置,守候已久的人群中爆发出胜利的呐喊,1257个日日夜夜的坚守,终于迎来胜利的曙光——渝怀铁路复线新郁山隧道顺利贯通。

此时的他们,难掩内心的激动。回忆过去的1257个日日夜夜,所有的心酸和汗水都化进了他们身后这座埋藏在武陵山深处的隧道。

隧道里面串起“糖葫芦”

新郁山隧道位于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,处武陵山区,居乌江下游,地质条件异常复杂,公司负责出口段斜井及正洞施工,斜井全长452米,正洞全长3448米,3900米的隧道历时近4年贯通,在很多人看来不可思议。

“当时的施工计划是用36个月时间建成这座隧道”,项目经理郭凯介绍,隧道掘进之前根据相关勘测数据,为确保新郁山隧道按计划顺利推进,“已经对施工方案进行了多次调整,公司还选拔了优秀的专业技术人员配置到施工现场。”

然而,当沿着隧道斜井向郁山深处掘进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“隧道掘进过去以后发现前面是个溶洞”,项目总工程师张秦军说,新郁山隧道所在地区为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地质情况复杂多变。

原本他们以为过了这个溶洞就好了,然而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。

2018年6月12日,正在施工的新郁山隧道正前方再次发现大型溶洞——宽约30米,高约40米,长约130米,隧道正好从溶洞中下部穿过。“这么大的溶洞还是头一回遇到”,据已经负责隧道施工十余年的项目施工技术部部长胡振虎介绍,“这个溶洞不仅是全线最大的,也是到目前中铁二十局隧道施工中遇到的最大溶洞。”

此外,在遭遇第2处溶腔时,他们开创性的采用“隧中桥”的建设方法,在新郁山隧道内架设了一座长38.2米的桥梁,成功跨越该段溶腔。

溶洞处理施工风险高、难度大、周期长,严重制约工期,这为原本就面临重重阻碍的现场施工,增加了不小的麻烦。郭凯指着施工图纸上标识的溶洞位置说,他们在隧道掘进区域内先后遇到大大小小的溶洞9处,其中大型溶洞3处,“几乎是每隔300多米就会遇到一个溶洞”,隧道就好像一串‘糖葫芦’”。 

“越是危险就越要保证安全”

随着隧道向前掘进,掌子面地质逐渐变成了一种粉质黏土夹碎块石,更让现场作业人员感到吃惊的是,掌子面局部还出现渗水、垮塌,受此影响,新郁山隧道正常推进备受影响。

“仅仅半个小时,隧道里的积水深度就超过1.6米,下导坑水深更是达到2.7米”,胡振虎心有余悸的说,“涌水量最大时水都快到脖子的位置了”。因为水位不断上升,隧道施工现场动用了5台11千瓦的污水泵抽水,为保证抽水泵正常运转,胡振虎和同事冒着隧道内涌水风险,托举着配电箱避开积水,直至危险解除。

2018年3月7日,隧道掌子面涌水量激增,日均突水量达到约20000立方米,与此同时,粉质性黏土夹碎块石在涌水的作用下,“变成了稀泥糊糊”,隧道施工举步维艰。“现场抢险已经成了家常便饭”,工程部技术员田林鹏说,每次涌水过后隧道掌子面必须重新清淤、换填。

复杂的围岩状况对隧道施工带来极大地挑战。“隧道施工素来‘怕软不怕硬’”,该公司隧道施工专家吕增寅解释到,“硬质围岩段落有多种有效手段可以进行快速施工,而软质围岩难度却较大,安全风险也更高。”

为此,他们结合地质雷达探明前方和周边地质情况,在掌子面采用洞渣反压回填的方法,保证施工作业安全。“为防止拱顶溶腔充填物继续垮塌,对拱顶空腔部分采用C20混凝土回填密实”,胡振虎介绍,他们还设置大管棚,采用三台阶法进行隧道开挖,保证支护结构安全和施工作业安全。

此外,新郁山隧道紧邻既有线渝怀铁路,施工安全风险系数极高。“最近处仅仅只有50米,既有线上的列车通过的时候隧道掌子面明显能感受到吹来的风”,项目安质环保部部长王海龙介绍,他们全方位配齐安全帽、安全带、防尘口罩、强光手电、反光背心等隧道工程防护“硬件”,同时,广泛开展安全交底、安全培训,宣传安全文明、应急救援知识,增强安全“软件”,并依据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相关规定要求,“在邻近既有线施工纳入三级营业线施工,爆破作业开天窗点施工,且为控制爆破。”

通过编制23个专项施工方案,不断解决施工技术难题,新郁山隧道得以安全平稳运行,实现安全生产“零事故”,连续两年获得该公司“安全生产达标单位”称号。“一直以来我们牢记公司领导‘越是危险就越要保证安全’的要求,丝毫不敢懈怠”,此时,郭凯的语气中才多了一丝轻松。

“不忘肩上的那份责任”

工期受阻、人心不稳,在最困难的时候,每一个项目管理人员都在承受着无形和有形的压力,“虽然有过徘徊、有过畏难,但最终我们勇敢的担负起了肩上的职责”,项目党支部书记王奎坦言,近4年的时间里,项目团队一直经受着各种考验。

“溶洞接连出现,导致人员、设备闲置,严重制约了项目的施工进度”,郭凯说,“施工受阻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是人心不稳。”

为尽快解决溶洞问题,恢复项目正常运转,该公司第一时间成立了以公司领导为组长的专项工作小组,进驻施工现场办公。“方案制定了就得落实到位”,为此,该公司抽调包括项目总工程师在内的7名优秀专业技术人员和3支经验丰富的作业队伍,补齐、补强新郁山隧道攻坚团队,稳定军心,全面开展攻坚工作。

在中铁二十局和中铁二十局三公司的帮助下,该项目党支部进一步发挥模范带头作用,“隧道里划分了党员责任区,出现问题相关负责人马上就得解决”,计划部部长窦晓勇粗略的统计了一下,“项目内部就关于溶洞处理召开专题会议15次,其中的大多数都是在隧道掌子面开的”。

实行24小时领导值班制度,“经常半夜能在隧道遇到郭经理来查看施工进展情况,还提醒作业人员注意安全,规范作业”,田林鹏如是说。去年,郭凯被评为该公司2018-2019年度优秀共产党员。

胡天文是项目上的挖掘机司机,同时,他也曾是一名铁道兵。“在项目工作的两年中,他从未休过一次假,将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中”,提起他,项目办公室主任唐雪萍满是钦佩。

“很长一段时间,项目上都只有他一个挖掘机司机,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他丝毫没有退缩,只要有活他就干,从不找任何不去工地的理由”,郭凯说,新郁山隧道打出了多处溶洞,安全风险极大,导致部分外聘员工纷纷离开,在这关键时期,胡天文充分发扬了老铁道兵吃苦耐劳的精神,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“他的一言一行感染着项目上的每一个人,也赢得大家的认可”,去年他还入围该公司第二届“最美三公司人”评选。

“越是在困难中越能考验一个人的毅力,越是在曲折中越能检验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。”该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任霄说,“在这些困难中,磨炼了团队,也磨炼了他们自己。”

伴随着新郁山隧道的贯通,渝怀铁路复线施工继续加快推进。作为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和国家铁路“十二五”发展规划重要建设项目,未来全线通车后,这条铁路将承担着武陵山区区域发展和扶贫攻坚的重任,带动沿线山区脱贫致富。

贯通仪式现场